摘要: 1. 我的高中三年级开始了。 “其实,那天我就比你先知道了结果。” 晚上,妈妈小声对我说。 ,只有甜。 那一刻,包括以后的日子,我明白,此刻生活的甜蜜,足以化解过去所有的苦涩; 一颗红枣,串起来。 妈妈看着我吃完饭,坚持要我把红枣吃完,我只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。 此时此刻,我唇齿留香,所有的味道终于融为一体,去珍惜眼前无限的春天。 妈妈在厨房里蒸了红枣饭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盛开的红枣埋在我的碗里,直到溢出的甜味为我开辟了无限广阔的未来。 我失去了,所以我更加珍惜我所拥有的。 我知道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,我能做的就是珍惜,有时候简的妈妈比我更明白这一点。 这样的成绩,足以让我对这次高考心存感激。 真的结束了我19年混乱的生活。 我母亲应得的幸福感。 2、与它相比,它是什么? 有时候,成功只是一种感觉。 生活要幸福就是要玩得开心,所谓低调就是剥夺妈妈们接受祝福的权利和千载难逢的机会。 也许我真的错了。 事实上,那人做作的低调,语气里装着轻描淡写的样子,但那份骄傲和喜悦却早已被掩饰,溢满了他的眼眸,渴望着所有人的钦佩。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,我所在的这个人下一刻就要失败了。 这样想的结果是,我极力劝妈妈低调,但她却笑而不语。 妈妈和外人说话时很害羞。 考试的成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。

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对成功没有安全感的人,所以我一直以为此刻的成功触动了我那一刻年轻的心。 我突然觉得所有的努力和期待都只是为了这一刻,而这个女人眼中的光芒是结果实现了。 妈妈早已笑得像花儿一样,眼里含着泪水,像秋水,眼角的鱼尾纹像初夏盛开的玫瑰。 这一幕在我的梦里一定出现过无数次,但从来没有一次如此难忘。 这种折磨一辈子一次就够了。 庆幸的是,在这个关键时刻,我总能表现出异常的冷静,甚至是冷漠。 有那么一刻,我几乎以为我只是在联系一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。 沉默令人窒息。 我拨通了查询号码,却听到不合时宜的忙音。 妈妈坐在我旁边,静静地看着我。 每当我感到如此疲惫的时候,就会有明显的不耐烦被我刻意忽略。 当我赶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了,没有任何吉兆或凶兆。 家里很正常,外地就我一个人。 妈妈打电话来问我是否想提前知道成绩。 我只是说要等我回来再说。 妈妈另一头也同意了,努力让自己沉浸在梦想和想法中,活在恐惧和恐惧中。 庆幸的是,有一个人就这样静静地陪伴着我。 宣布结果的人一脸平静。 妈妈没有细说她的愿望,但我知道,每一个愿望都与我有关,都与高考有关。 在我高中后的生活中,我只是跪下敬拜。 我懒得去问这些神是做什么的,我就安慰自己说,诸佛都是相通的。

寺庙里长明不灭的灯散发着温暖的光环,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全。 最后我心甘情愿地付了钱。 我知道我只是在为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付出代价。 每尊佛像中母亲虔诚的父母和学生的心愿,很难与眼前低级作坊里每天大量生产的粗俗廉价物品相媲美。 但当那些丑陋的纸盒子和盒子里的“幸福纽扣”上都赫然写着“祝你名列金榜”时,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。 她向我强烈推荐了一个“幸福按钮”5.,它是用来祈求许多人所持有的祝福的。 我有点感动。 但我却看到这个女人,从她的脚下,吸入了一股巨大的、芳香的、甜美的气息。 雾霾中的世界模糊而神秘,那里或许有我不知道又想知道的一切。 经过正厅时,一个学生买了一支所谓的“金榜题名”香,没有任何解释就递给了我。 熄灭了几次蜡烛后,我手中的香终于点燃了,那香味比寺庙阴暗的侧门还浓,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。 我母亲本无佛心,但来到这样的地方,自然就虔诚了。 她已经花了20块钱,给当地著名的洗心寺捐了点香。 出于好奇,也因为一些难以言说的微妙心理,我就跟着他们去了那里。 川仔无法容忍我的颓废和游手好闲,就强迫我去了不远的一个小镇。 陪同我的几个中年妇女都是佛教信徒。 他们建议放松一下,减肥一下,反而更有活力,却无处释放。 回想6.,这样的生活,不止一天,就是一种罪过。

母亲的真实关系。 有时我什至完全忘记了时间和空间,似乎又回到了原始蒙昧的生活状态。 我没有纠缠,无法摆脱那种时常像虫子一样刺痛我心的突然紧张。 单调而漫长的时间渐渐把我拉到了空虚侧趣的场景,那一刻从未发生过。 我的高三生活就在这陌生的荒凉中悄然开始。 接下来的几天里,微妙的紧张,不知所措。 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晚上,我静静地待在家里,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清和无聊。 想象中无数次出现过的野剧里的俊男美女,依然孜孜不倦地演绎着王子与灰姑娘的虚伪故事; 现实中,我已经结束了残酷的高考,但我依然心烦意乱。 6月10日,已经是凌晨4点了。 我一直坐着无所事事。屏幕上,韩

作者 admin